首页

大阪大学浅见洋二教授谈文本的“公”与“私”

时间:2019年03月21日 23:01  来源:国学院   作者:熊英、吕湘颖  编辑:gxy  点击:[]

应广西民族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学科的邀请,2019年3月20日晚20-22点,著名汉学家、日本大阪大学文学研究科中国文学专业教授、日本宋代文学学会会长浅见洋二先生做客我校,在中文楼306室作题为“文本的‘公’与‘私’——以苏轼的文学创作活动为中心”的学术讲座。我校国学院院长、广西古代文学学会会长张震英教授主持讲座,玉林师范学院侯荣川副教授、广西民族大学李惠玲教授、郭中华副教授以及博硕士研究生40余人出席报告会。

浅见先生依据详实的史料梳理了中国古代文人创作“公”与“私”分野的历史,以“书”与“尺牍”两种文体为例讲述了文人在创作中的公开性与私密性问题,认为“书”多倾向于交流与传递信息,具有一定程度上的公开性;而“尺牍”作为非正式且通常不为当世文集收录的文体,私密性的成分较大。“公”与“私”在创作过程中并行不废,“同文馆狱”、“乌台诗案”等文字狱是典型的公权力对私密性的侵犯。浅见先生以苏轼创作的“书”与“尺牍”以及苏轼的仕宦经历为研习案例,探讨文学文本在从“私”转向“公”的生成过程中的各种样态,揭示宋代文本生成论的特点。在互动环节,浅见教授回答了研究生提出的文人创作的公开与私密在现当代文学中的表现、苏轼在文学创作中如何平衡公和私以及中日两国学者治学方法之间的差异等问题。浅见教授认为日本学者在研究中国文化时应当扬长避短,要善于立足不同的文化背景,运用文化视角上的差异对中国文化进行解读,这样往往会产生更多新的观点和见解。

张震英教授总结道:浅见先生的讲座资料详实,言必有据,角度新颖,为我们揭示了文学创作中普遍存在却又时常忽视的私密性这一基本话题。文学作品历来存在公与私的分野,且具有一定的指向性,在作者创作伊始,即有明确的区分。有些作品是写给他人看的,目的在于广泛流传、扩大影响。有些作品则是写给自己看的,目的在于遣兴抒怀。恰如当今的微信朋友圈和QQ说说,在发布范围上分别设置了“私密-尽自己可见”“部分可见-选中的朋友可见”“不给谁看-选中的朋友不可见”“公开-所有朋友可见”等类型。当然,公与私不是截然区分的,部分作品创作的初衷是期待流传的,但迫于形势与环境的压力,被迫转为私密性作品,甚至被列为禁毁书目。也有一些私密的作品在形势环境改变后,亦可重见天日,公布于众,甚至成为经典,如宋以来广为流传的尺牍以及一些不合于主流形势的文学作品等。杜甫曾言: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浅见先生的讲座揭示了即便是像苏轼这样才情四溢大文豪的创作,也并非后人评论的那样一味的洒脱与旷达,在“公”与“私”的纠结中包含了苏轼的痛苦与无奈。文学创作直指人心、直指灵魂,是艰难的脑力劳动和精神活动,即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也存在文心雕龙般的精微,需要在座诸位特别是文学院的同学们认真去体会把握、去熟练精通。

 

上一条:张震英应邀在河池学院作学术讲座 下一条:广西师范大学吴大顺教授谈礼乐文化与汉乐府的生成机制

关闭